螺旋钢管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螺旋钢管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我想要一个会识字的姥姥【消息】

发布时间:2020-09-15 11:06:30 阅读: 来源:螺旋钢管厂家

小如和她最喜欢的画。

小如,女,10岁,太原市小店区西温庄居住。爸爸去世,妈妈精神残疾,母女俩跟着姥姥一起生活,祖孙三人生活困难。小如,是小店区慈善会向本报活动组推荐的。5月19日中午,顶着骄阳,小店区慈善会秘书长张瑞萍与记者一同来到小如家。此行,小女孩的心愿听得让人心酸:我想要一个会识字的姥姥,我要考大学养姥姥。小如家住西温庄乡西温庄村。在村里左拐右绕,张瑞萍停在了一扇黑色的大门前:“这里就是,上星期我刚来过,从家里给小如带了一些夏天的衣服。”门关着,她敲了敲,没人应,就熟练地伸手去拧门搭旋钮。这些年,她时不时就会来串门,送些笔、纸等文具和衣物。院子里,两棵枣树吐着新绿,生机勃勃,北面是一排低矮的老房子,靠东有两间崭新的钢板焊接活动房,房门开着,小如的姥姥掀起布帘子从里面迎了出来,小如跟在身后,一对水灵灵的大眼睛忽闪着,秀气的小脸上,那张小嘴伶俐地跟客人打着招呼,长长的头发在脑后扎成了马尾辫,“这是我自己扎的,上二年级时我就能自己扎了。”小女孩落落大方。闷热的活动房里,这家人的心酸故事在姥姥赵翠香的讲述中慢慢展开。

孩子不到一岁时,妈妈就病了

小如的姥姥今年68岁,23岁时就跟着公婆和丈夫离开河北老家,来太原营生,蹬着自行车走街串巷,贩卖些蔬菜、水果,挣点辛苦钱。后来在西温庄买了院子,落了户,属于西温庄的外来户。“老汉一辈子不容易,做买卖撞了腿,成了肢体二级残疾。12年前,好不容易攒了3万块钱,跟亲家说的就是给儿子娶了媳妇就翻盖老房子,可还没翻盖,他就脑出血病倒了,前后短短两个月,钱没了,人也不在了……”老人难过地捂住了脸。北面那一排老房子,就是老汉计划要翻盖的,十多年了,还没翻盖,去年实在没法住了,赵翠香才花了一万多元,请人打了这两间活动房。老汉刚走,女儿离婚,精神受了刺激。村里人都惋惜:“外(那么)好的人咋成了这样!”女儿原来长得好,聪明,会一手好裁缝,可能干了。为了让女儿好起来,赵翠香四处借钱给女儿治病。在精神病院,女儿一住就是三两个月,好点了就接回家,回家好上一半个月就又犯了。那会儿,小如还不到一岁。赵翠香知道,她老了,外孙女又还小,只有把女儿治好这个家才有希望。十年来,她一边拉扯小外孙女,一边努力地在四亩地上耕种着,种些豆角、玉米,蹬上自行车,跑上15里地,到小店镇上去卖。卖了钱看病,一万两万不知花了多少钱,想让女儿好起来。但女儿要不就是精神失常,好起来也会抵抗家人,拒绝配合治疗。因为这些年,女儿犯病时,家人曾把她关在屋子里,给她打针控制病情,因为药的副作用,她难受,呕吐……“我快死了,你们都看不起我,嫌弃我,你们要害我……”认为家里人对她不好,女儿曾远远地躲避着,跑在外面,不回家。她走了,家里人就四处找,只要打听到她在哪儿,就马上赶过去,“但总是劝不回来,我们说话都不顶事。”老人只好让儿子去把女儿拉回来,但回来住不了多长时间就又跑了,最近半年,小如的妈妈都没回来过。

姥姥缝的图画本她用了三年

赵翠香讲述这些时,小如就坐在旁边静静地写着作业。这些年,懂事的她内心明白一切:“姥姥身体不好,可我叫妈妈回来,她也不回来。”老人拿过一个塑料袋,一盒一盒掏出来的全是药。“小妮子看着我吃药,看着她妈妈好不了,就跟我说,长大了她想当医生,让我身体好起来,让她妈妈好起来。”老人含笑看着身旁的小如,一脸欣慰。她夸赞小如懂事,小如要帮她干活她舍不得,小如就争着洗碗。小如穿衣吃饭从不挑剔,做什么吃什么,衣服都是别人给的旧的,一年级时,她还给缝过一个书包。“小妮子跟我说,书包背到学校后,同学们都觉得可好了。”但是这个书包现在也不在了,被小如妈要走了,因为她很生气:“现在谁还背缝的书包呢?”老人不仅给孩子缝书包,还缝作业本,大的小的缝过不少。小如的书包里,就装着姥姥缝的两个本子,一个改错本,一个图画本,那个图画本已经用了三年。除此,还有一个软皮本,是表姐没用完的,她接着用。“同学们都可羡慕我了,说他们家都不会缝本。”小如懂事地说。记者看到,这些本是好心人送来的复印纸用针线缝制成的,封皮是彩色广告页。这样的本子小如已经用过很多。同学过生日时,姥姥的手艺让小如自豪了一回。姥姥拿一个旧盒子,分隔成了四个格格,每个格格里放一种好吃的,软糖、鱼多多等,同学见了都夸好。“是没钱买作业本吗?”“倒不是,能省几个就省几个。”老人不好意思地说,她现在能干动,挣的钱够生活,但得攒上点钱。“对,是要攒钱,以防养老。”“不,是给小妮子她妈攒着看病的。”老人淡淡地说,记者却震撼了。为了攒看病钱,祖孙俩节衣缩食,孩子们学英语要听磁带,小如没有录音机,更不敢奢望点读机、学习机,老师在手机上留的“一起作业”,小如只能穿过大半个村子,去要好的同学家去借手机完成。

“我要考上大学养姥姥”

翻看着小如的书包,记者问她喜欢什么课程,小如叽叽喳喳地讲着。小如喜欢语文,喜欢画画,跳绳拿过第二名,跑步最厉害,班里只有一个男生能追上她,但数学英语不好。小如拿出她最喜欢的一幅画给记者看,是最近刚画的姥姥养的鸡:鸡妈妈领着一群小鸡,在春天的阳光下快乐地嬉戏。“喜欢它是因为喜欢小鸡们有妈妈在身边吗?”记者说中了小如的心事,女孩使劲地点点头,然后头低低地埋在胸前,“我写过很多有关妈妈的作文,现在都没了,都被妈妈撕了。我每天回家写作业,都没有人辅导。妈妈也很想我,打来电话时总问我,问姥姥让我吃饱饭没,姥姥对我好不好。”说到“六一”礼物,女孩笑着不答,张秘书长在旁边提醒:“手机、电脑、学习机、漂亮的裙子、图书,想要什么?”“我都不想要,我想要一个、一个会识字的姥姥。”“不是有姥姥吗,为什么还想要姥姥?”“现在的姥姥不识字,我想让姥姥能识字,能帮我考上大学,我要考上大学养姥姥。”孩子说的,是心里最想说的心愿,可这样的心愿记者不知道该怎么帮她。是不是有部手机,有台电脑,这样就能帮助她上网课、查资料、辅助学习?可是有了这些,长年的网费怎么办?记者思量再三,只好俗气地写下了“图书”,希望更多有用的书能帮到她。

本报记者 姬仙果

剑决天下(侠者无双)

cos乱斗女皇无限金币钻石

飘渺仙剑破解版

探险家手记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