螺旋钢管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螺旋钢管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【资讯】汪江涛新三板的不确定性

发布时间:2020-10-17 01:26:31 阅读: 来源:螺旋钢管厂家

汪江涛:新三板的不确定性

请问,投资最大的乐趣是什么?答曰:不确定性。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乐趣是什么?也是一种不确定性。能够确定的是不确定性。这是投资的乐趣,也是风险的本质。

新三板作为全新的投资市场,伊始开板,如其他资本板块一样“逢新必炒”。这是非常自然的事。而新三板的不确定性,也在开板后几天内,表露无遗。

比如被某好事媒体称为“做市交易第一股”的中海阳,有两天的交易额位居冠军。中海阳的总资产17.9亿元,也位居43家首批做市公司之首。同时,其坐拥包括申万、国泰君安等5家做市商,做市商数量也居首位。

孰料中海阳这种少见的交投活跃场面,在第四个交易日戛然而止。中海阳开始暂停转让,公告称是筹划股票发行事宜。仅仅是2013年12月底,中海阳挂牌交易股价最低是1元,今年8月25日做市商制度开始前,中海阳股价6.65元,到其停牌股价是7元。短短8个月,中海阳创造了5倍多的涨幅奇迹!

而此次停牌私募发行的选择时间点,亦有玄机。新三板的私募融资股价确定,应该比A股弹性更大。中海阳选择在股价阶段性最高点停牌增发,免不了外界诸多猜测:大股东做高市值?定增后与做市商成对手方?作为投资公司的老股东要套现?

今年中报显示,中海阳新进股东包括:上海宝亨资管(691万股)、上海昌瑞投资公司(196万股),特别的是申万创新投资公司(500万股)。实际上,在中海阳预计要进行的增发前,去年底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与今年中报相比,已有不小的变化:原第一大股东薛黎明(1344万股)从“十大”中消失;原第二大股东姚国宁(972万股),凭借原来的持股量,摇身变成第一大股东;原第四大股东上海昌瑞投资公司(786万股),通过股份转让降为第九大股东;而两名自然人股东的持股,则发生南辕北辙的反向运动——杜简由559万股减到554万股,朱永和由266万股增到466万股。

九鼎投资,是另外一个不确定性大的股票。曾以每股850元,吓倒公众,后经过分拆,一度成为将要进行首批做市的两只“先导股”之一,但最终其并未进行做市交易。从8月25日首批做市开始的4个交易日,九鼎协议转让涨跌幅分别是36%、-44%、20%、51%,成交额分别是2万、6万、7万、3652万。如此宽基的股价与成交变化,着实看傻了“局外人”。

就在8月28日天量交易的前一天,九鼎协议转让股票公开信息显示:其录得多达12笔异动交易数据。买方包括自然人之间、自然人与机构之间的交易。其中,主办券商东兴证券以4.8元、4.9元分别从自然人李梦莹手中买入1万股。主办券商的提前买入,无疑“做旺”了九鼎的人气,同时,也让公众投资者“管窥”对手方的底牌。但未来到底怎样,九鼎是否很快参与做市?或者瞄准转让、转板?不得而知。有一家券商新三板业务负责人就直言,其挂牌的一家公司,业绩很好,一开始就拒绝做市。

回到做市交易。一方面,做市商通过协议转让、定增、直投等路径,获得做市库存股,而通常情况下,做市商获得股票的成本都要打折的。另一方面,做市商通过私下成本价出让股份给VIP客户,让投资者熟悉并参与做市交易,通过叠加的佣金收入获得回报。

做市交易能走多远,要看主办券商的报价情况。如果能够做到一半人看高报价,一半人看低报价,那新三板的做市交易才能行得远。做市商赚钱的最重要路径,是成交量基础上的价差收入,以及放弃做市后的库存股转让收益。

一名券商总裁对笔者说,新三板做市交易看起来是新事物,其实也不复杂。与A股比较起来,新三板也是规范的股份公司,信披完整。两者都是集中交易,只不过方式略有差异,另外是合格投资者不同。可以预料新三板的投资门槛,会像融资融券一样下降,从这个意义上说,新三板的不确定性,也包含一定的确定性呢。

alevel辅导培训班

a-level课程

alevel报考